1400亿的歌尔,不想“啃”苹果

发布时间:2021-10-21 15:52:12 | 标签: |来源:松果财经

21世纪的今天,经济全球化已成趋势,这种全球化所带来的世界经济融合,不仅仅反映在国与国之间,更深度地将企业与企业跨过时空限制绑定在了一起。

随之带来的结果就是,产业链被分割成块,企业间分工合作成为常态。一台小小的iPhone手机,可能组成它的各个零部件来自全球的不同区域。而由一台iPhone而延展出了庞大产业链,养活了在“果链”上生存的众多企业们。

美东时间10月19日晚,苹果秋季发布会第二场召开,发布了全新的AirPods 3、MacBook等新品。作为AirPods主要生产商之一的国内声学龙头企业歌尔股份,也如同往年一般,股价在次日出现了小幅的回升。

但歌尔股份似乎想要跳出这条曾经“养活”了它的果链。

声学领域的“果链龙头”

一个风口往往能带动一批企业的诞生。上世纪90年代,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国内掀起了下海创业的浪潮。

当时还是微型话筒车间技术员的姜滨,恰逢他所在的山东潍坊无线电八厂经营不善倒闭,于是便与下海创业,与妻子胡双美共同创办了歌尔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潍坊怡力达电声,主要销售话筒。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姜滨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从做这行的那天起,就有一种往死里做的勇气,这个行业没有老二,你必须干到极致才可以。”

为帮助公司摆脱产品单一且低端的局面,2001年姜滨将公司改名为歌尔股份,同时砍掉80%的客户,用仅有的100多万元搭建了专业音频检测系统。

凭着这股狠劲,歌尔股份地迅速成长。业务逐步扩展至MEMS传感器模组、微型扬声器、麦克风、天线、受话器模组等声学元器件的制造与销售。2004年歌尔股份第一款蓝牙耳机研发成功,很快成为全国蓝牙品牌的领军企业。

2008年,歌尔股份正式上市,成为山东省首家信息产业的上市公司,三星、谷歌、索尼等厂商均是歌尔股份的客户。

时间到了2010年,iPhone4的正式发布在全球掀起了一波智能手机浪潮,当时作为全球声学零部件龙头企业的歌尔股份也水到渠成地加入苹果供应链合作阵营,为苹果供应声学组件、有线耳机等。

也是在那一年,歌尔股份市值突破两百亿大关。此后八年时间里,歌尔股份的股价稳健提升,一度市值逼近700亿元,到了2021年,市值更是达到1600亿元。但这条成长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声学龙头“想”转型

2018年,一场巨变狠狠地给了歌尔股份“一拳”。

在2018年歌尔股份的营收同比下滑6.99%,同时净利润更是大幅缩水59.92%,与多年的稳健上升形成鲜明的对比。二级市场的反应则更明显地展现了歌尔股份究竟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市值一年内缩水约60%,八年的努力灰飞烟灭。

如果从歌尔股份当年的营收结构看,就能够知道这是为何。在加入苹果生产链后,依托苹果在全球市场的号召力,为歌尔股份登顶全球声学龙头的地位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过于依赖苹果后果就是,歌尔股份的主营收入中有超过20%的比例来源苹果,于是当年苹果全球出货量大幅减少,直接对歌尔股份的业绩造成影响。

此外,苹果还引入立讯精密成为新的声学器件供应商。随着立讯精密的崛起,开始逐渐挤压歌尔股份的生存空间,进一步放大了对苹果依赖过重带来的负面影响。

声学业务压力愈发增大的状态下,歌尔股份开始另寻方向。

从2019年开始,歌尔股份的业务结构发生一丝改变,零部件业务逐步向可穿戴设备领域发展。

歌尔股份的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精密零组件业务、智能声学整机业务、智能硬件业务三大板块。2018年以前,精密结构件一直是占比最高的业务。到了2019年,智能声学整机业务成为歌尔股份的营收主力。

营收结构改变的原因在于多方面,一方面,精密结构件业务的缩水,是受到大环境的影响。2016年开始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下滑,伴随市场红利消耗殆尽,开始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因此也导致这一业务的走弱。

另一方面,近几年间,TWS耳机市场火热,尤其是苹果AirPods系列产品更是占据了近三成市场。作为苹果声学零件的提供商,伴随AirPods销量的增长,智能声学整机业务的占比升高也就不难理解。

问题在于,这种由一种产品转向另一种产品的“转型”,并没有让歌尔摆脱对苹果产业链的依赖,这种依赖反而进一步加深。以智能无线耳机为主的智能声学整机业务,显然仍受到苹果产业链的支配。能够预见的是,在未来的一两年时间内,以AirPods为主的TWS业务,将是歌尔股份的主要业绩增长点。

难道“摆脱”苹果就如此困难?

并不是只有歌尔股份面临着转型的困境,从整个产业链来看,歌尔股份作为产业链中的中游企业,对上游企业的依赖难以在短期内逆转。如果无法跳出产业链的束缚,挖掘新的业务模式,摆脱苹果都将是幻想。

歌尔股份选择了抓住虚拟现实这根“救命稻草”。

元宇宙风口“转瞬即逝”,VR这根稻草能稳吗?

2021年以来,一场“元宇宙”的概念开始兴起。

先是3月份有着“元宇宙概念股”之称的Roblox成功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暴涨54%,市值达到383亿美元;在此之后的6月份,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公开宣布将在5年时间里将Facebook变成元宇宙公司……一时之间,元宇宙成为了众多企业的下一个目标。

事实上,歌尔股份似乎早就看到了VR/AR+元宇宙概念未来的潜在价值。作为在VR领域布局最早的企业之一,歌尔股份或许有机会抓住这轮红利。

如果从其布局VR的时间节点来看,似乎可以看出歌尔对自身存在的弊病看得很透彻。2019年正值歌尔股份寻求摆脱对苹果产业链与手机业务的依赖,也正是在那一年歌尔开始布局AR/VR业务。

正如上文所说,跳出苹果产业链而挖掘新的业务模式,才有机会摆脱果链的束缚。歌尔股份此举,显然就是为了摆脱过于依赖果链的弊病。

不过,变革者的道路往往是艰巨的,即使现在看来虚拟现实赛道在未来大有机会,但距离目标实现究竟有多远,尚还是一个未知数。

VR的风口其实早已吹过。2016年被称为虚拟现实产业元年,那一年里仅在国内市场就诞生了超过3000家VR创业团队,生产出的VR内容更是上年的10倍。

但最后事实证明第一春只是一场泡沫。

技术尚未发展成熟的VR设备给用户带来极差的体验,也让当时的VR消费市场一片惨淡。与此同时,由于是被资本所催熟,不成熟的商业模式让发展难以持续。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VR/AR的风险投资额同比暴跌约八成,在短暂的暖春后又陷入寒冬。

元宇宙的爆火,似乎再次将虚拟现实重新带回了人们的视线当中。据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虚拟现实终端出货量约为567万台,到2024年将达到3375万台,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6%;2020年全球虚拟现实行业市场规模约为620亿元,到2024年将达到24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5%。

在虚拟现实技术得到进一步完善时,这条赛道显然确实可能成为歌尔股份翻盘的机会。

今年8月15日,歌尔股份董事长姜滨在2021年微型显示光学技术大会上表示,公司目前已经占据全球中高端虚拟现实头显约70%的市场份额,同时已经引进世界领先的12寸nm压印产线,打造全球领先的AR/VR高端光学零组件产业基地。

多家券商均在研报中指出,随着AR/VR+元宇宙逐渐兴起,在未来有望成为长期增长点,歌尔股份或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尤其是歌尔股份目前是Facebook旗下虚拟现实品牌Oculus的主要代工厂之一,并于去年拿下了Oculus的新一代VR设备的独供大单。如此来看,歌尔股份或许在未来有望成为“书链”的重要一环。

但是,当未来还未成为现实以前,这一切仍然都只是预测。

目前来看,虚拟现实产业显然在短期内难以成为支撑歌尔股份行走的一条大腿。诚然,未来随着虚拟现实产业的持续发展,将会有更多企业加入到争抢这块蛋糕的行列当中。

在这些竞争者中,是否会诞生一家与立讯精密一样的后起之秀对歌尔股份的相关业务造成冲击,这也并非不可能。如若如此,为自己构建起避免被后来者超越的护城河就显得尤为重要。

对现在的歌尔股份来说,C端+B端并行的方式显然是更值得尝试的一个思路。

今年1月份歌尔增持Pico小鸟看看,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在随后几个月持续加码。Pico所对标的正是Facebook的Oculus,为用户提供从硬件到软件以及内容的完整虚拟现实体验场景。

以此来看,歌尔在VR赛道的布局似乎很清晰,以自身的硬件技术为基础,借助Pico来打通更为重要的C端入口。

然而在今年8月底,小鸟被“卖”给了字节,虽然看上去是这笔交易很划算,但如果理解Pico对于歌尔的重要性,似乎这个价格还有点少。

这笔买卖让歌尔由此丢失了在C端的竞争能力,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歌尔会将Pico交易给字节跳动,但至少对歌尔来说,这也意味着歌尔最终只能依靠技术,在产品上打造自身护城河。

全产业链的优势与单一的产品技术优势,两者并不处于同一量级。尤其是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元宇宙当中时,歌尔真的能在产品上打造出绝对的护城河而让自己不被甩出“元宇宙”吗,答案也许只有歌尔自己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本文图片来源:IC photo 正版图库
推荐专题 更多>
松果快讯 更多>
视频推荐 更多>